16

2022

-

12

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高中德:给物质依赖患者专业的诊疗

一睁眼就喝酒、不喝就手抖、酒量逐年增加,如果有这些症状,你可能已经患上了酒精依赖。与一般人认为的“酒瘾大”不同,这其实是一种精神疾病。不及时干预治疗,“喝死人”完全有可能。


作者:

  一睁眼就喝酒、不喝就手抖、酒量逐年增加,如果有这些症状,你可能已经患上了酒精依赖。与一般人认为的“酒瘾大”不同,这其实是一种精神疾病。不及时干预治疗,“喝死人”完全有可能。

 

  2017年10月,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成立物质依赖科,主要收治酒精依赖、药物依赖等物质依赖患者,在医院安排下,高中德主持物质依赖科工作。从精神科医生到专注酒精依赖,摸着石头过河的日子并不容易,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患者能如愿重新回归社会,又让他倍感欣慰和自豪。从“少喝一点”开始,高中德希望以多学科协作之力,帮助更多家庭找回幸福,让更多物质依赖患者重获健康。

 

  酒喝多了也能“喝死人”

 

  一个人的酒瘾到底能有多大?昼夜喝个不停也就算了,身体出现预警信号都毫不在意,即便到最后,妻离子散也丝毫不影响其“酒不离身”。这样极端的例子,在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物质依赖科并不罕见。

 

  45岁的陈先生是朋友圈里有名的“酒罐子”,从最初只是小酌几杯啤酒,逐渐换成低度白酒,到后来干脆雷打不动每天喝两斤高度白酒,酒量日渐飙升的同时,陈先生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起初,他只是在家自斟自饮。酒瘾越来越大后,他干脆连班也不上了,终日与酒为伴,只要醒着就不分昼夜地喝酒,喝多了倒头就睡,甚至连大小便也不愿“挪窝”,有时喝醉了还会动手打人。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妻子提出离婚后果断带着孩子离开,可即使这样也没影响陈先生继续喝酒。直到他开始出现震颤、谵妄,终日陷入被人追杀的病态恐惧时,才在父母的坚持下强制入院。所幸,经过及时的对症治疗,以药物替代辅之心理治疗、团体治疗,最终陈先生成功戒酒。

 

  “很多人以为过量饮酒只会对躯体健康造成影响,其实不然,酒精依赖患者也会存在暴力倾向和暴力攻击等精神问题,严重时甚至出现震颤、谵妄并危及生命。”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物质依赖科副主任高中德告诉记者,酒精依赖的治疗并非一蹴而就,需要医护人员、家人和患者的通力配合,否则很可能前功尽弃。

 

  曾有一名年轻患者入院时已是重度酒精依赖,但住院一周后,家属见其病情没有明显好转,便强烈要求出院。遗憾的是,回家后没多久这名患者就因醉酒呕吐,发生气道堵塞窒息而亡。

 

  每每闻听有酒瘾患者骤然离世的消息,高中德都会心痛不已。“戒酒不难,难的是出院后的坚持和社会支持。”酒精依赖不仅威胁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健康,更关乎一个家庭的幸福,这也激励着高中德和团队必须“既快又稳”地帮助患者解决好成瘾性疾病。

 

  综合戒酒疗法帮助患者顺利回归

 

  从零做起,带着团队摸索前行并非易事。

 

  受医院指派,高中德曾到北京回龙观医院进修了四个月,为开启物质依赖学科的临床工作打下了基础。此后,好学的他更是从未放弃过学习和积累。在高中德看来,只有不断更新专业知识,跟上学科发展的脚步,才能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转变思路很关键,酒依赖患者和其他精神科患者在特点和需求上有很大的不同。”高中德介绍说,酒依赖患者清醒时很容易沟通,也能明白自己的需求与不适,可一旦酒瘾犯了就完全变了个人,挑剔、暴躁,不讲道理。这对医护人员是极大的考验,不仅要求医护人员要有精湛的业务能力,更要有优质的服务态度和良好的沟通技巧,让每一步治疗都能得到患者和家属的理解与配合。

 

  除此之外,绝大部分酒依赖患者由于常年过量饮酒,常会伴发肝损伤、胃溃疡、高血压、高血糖等基础疾病,一旦强行戒酒,会出现震颤、恶心、呕吐、紧张、出汗、心悸、口齿不清等症状,治疗上需要“内外兼顾”。这也使得物质依赖科的医护人员不仅要具备专科诊疗技术,同时还要熟练掌握综合科的治疗手段,走好“多学科融合”之路。

 

  借鉴国外治疗模式和国内既往的治疗经验,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物质依赖科在临床初步验证后,提出了药物脱瘾与心理康复治疗相结合的“综合戒酒疗法”,使戒酒患者既能安全渡过急性戒断期,又能在脱瘾后得到系统的心理康复治疗,降低复饮率,从而更好的回归社会。

 

  但这仅仅是开始。在药物戒断治疗之外,高中德和团队还会经常到床旁与患者及家属交流,详细讲解酒精依赖的危害和出院后的护理等相关知识,把戒酒的理念融入到病家生活的点滴中去。除此之外,在团体治疗中邀请患者分享自身故事,并在病友的交流感悟中明白酒精依赖的危害,也让很多患者下定决心戒除酒瘾,在后续的治疗中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患者出院后,高中德和同事依然不能松懈,在长期随访中,他们时刻关注患者的动态,指导、鼓励患者远离酒精……对高中德和他的团队来说,脚下的路还很长很长。

 

  为患者构筑希望的同时他也找到了前进的动力

 

  高中德坦言,在物质依赖科工作,让他更有成就感。最明显的一个变化时,走在大街上会有患者主动跟他打招呼了,这是他此前在精神科病房工作,几乎没有过的待遇。被患者信任和尊敬,患者的病耻感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烈,这也成为了高中德前进的动力所在。

 

  “从有害使用到强制性找酒,依赖综合症的养成是个长期的过程。”在高中德看来,绝大部分患者都是从酒量的增加开始,逐渐过度到对酒精的依赖,进而产生生理与心理的双重不适。在这个过程中,依靠毅力戒酒的成功率很低,更需要专业认识和科学应对。

 

  带领物质依赖科团队不断摸索前行的过程中,高中德曾见过太多患者走了弯路。“判断是否为酒精依赖的标准不在于量的多少,只要每天喝酒就算。”高中德提醒市民,酒精依赖并不只是“酒瘾大”那么简单,它其实是种慢性成瘾性脑部疾病。“对酒有强烈的渴求感,每天饮酒次数增多、饮酒速度快、以酒代药,有藏酒行为,有这些行为都要格外注意。”高中德进一步解释说。

 

  “通过我们的治疗帮助患者重回健康和正常生活,是最让人高兴的事。”高中德的初衷简单而纯粹,他表示,酒精依赖患者本身心理没问题,跟其他精神疾病患者是有区别的,如果能通过综合疗法帮他们戒断酒瘾,他接下来的生活和家庭都会变得“有希望”。

 

  这种希望也支撑着高中德不断前进和求索。把更专业的诊疗送到最需要的人身边是他立志学医的目标,也是他多年来孜孜以求的宗旨。在不断学习中尽心向前,高中德和团队能做的还有很多。

 

  2022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