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23

-

08

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谷士军:点亮“心灯” 做患者的精神守卫者

提起医生,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严肃的白大褂、紧张的手术台……但在医师队伍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在无影灯下挥汗如雨,也无需在抢救室里争分夺秒,但同样在为生命与病魔厮杀,用医术拯救世人。


作者:

  提起医生,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严肃的白大褂、紧张的手术台……但在医师队伍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在无影灯下挥汗如雨,也无需在抢救室里争分夺秒,但同样在为生命与病魔厮杀,用医术拯救世人。

  他们是精神科医生,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心理二科主任、主任医师谷士军就是这其中的一员。从医23年,他致力于点亮精神疾病患者的“心灯”,成为患者的“掌灯人”。

  受父亲影响,谷士军自小就立志成为一名医生,所以在考学的时候,他义无反顾地填写了医学专业。“我本科学的就是精神卫生专业,那时候很多人对这个专业有偏见,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有点排斥,但深入学习以后,我觉得这个专业非常好。”谷士军告诉记者,毕业以后他就扎根在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从一名医学生变身为精神科医生,做老百姓的精神守卫者。

  “在医院临床工作的这20个年头,我在男病区、女病区、心理科、MECT治疗室都轮转过,不同的病房、不同的病人,极大地拓展了我的诊疗思路,也让我对精神科常见病、多发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谷士军说,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需要不断进取才能更好地为患者解除病痛。“医学是个不断更新发展的学科,保持学习才能及时掌握学科发展的动态。此外,我要确保自己提供的诊疗意见不辜负患者的信任,才能不愧于心。”谷士军说。

  基于不断提升自己的想法,2012年2月,谷士军前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进修,在学习精神科先进经验和治疗理念的同时,还进修了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并在进修返岗后将这一技术应用于临床,开创了医院物理治疗的新时代。“我们用无抽搐电休克疗法治疗的第一例患者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一名患病多年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药物治疗对她已经没有太大的效果了,但经过无抽搐电休克治疗后,达到了我们意想不到的效果。”谷士军说,这名患者不仅很快治愈出院,之后还特地来医院对他和特疗科的工作人员表达了感谢。“这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也让我觉得十分有成就感。”

  在谷士军看来,精神卫生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由于患者的特殊性,精神科医生要比其他科的医生需要更多一份耐心,倾听患者的诉说,做患者心灵安宁的一个港湾。“精神科疾病的检查主要通过医生与患者的深入沟通与交流来实现,所以坐门诊的时候我都会尽量详细地与患者和家属沟通,经常导致门诊延后1-2小时下班。诊后我也会留下电话,便于患者及家属随时联系我。”谷士军说,很多精神疾病的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连续性的过程,所以需要医生持续关注患者的状态,他也经常电话或微信主动回访患者回家后的病情和服药情况,监督其按医嘱服药,以免病情复发。

  治好患者的疾病,是谷士军作为一名医生的职责;而在关键时刻冲锋在前,则是谷士军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2008年,汶川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烟台市“抗震救灾卫生防疫队”需要一名心理医生,谷士军第一时间报了名,并作为烟台第二批“抗震救灾卫生防疫队”队员奔赴灾区。“报名时也没想太多,就觉得国家需要,我又年轻,就应该冲锋在前。”谷士军告诉记者,不知者无畏,面对未知的风险,他甚至都没有一点担心,但到了四川以后,蚊虫叮咬、被褥潮湿,条件比想象的艰苦,还要冒着余震的风险翻山越岭为灾民做心理疏导,发放宣传材料。“很多人都有一点心理后遗症,其实我也有一点,但问题不大。我觉得这是人生很好的一种经历,也让我能更好地认识我的工作。”谷士军笑着说。

  “很多人对精神疾病患者、精神科医院会有一些偏见,但在我看来,精神科医生和其他专业的医生一样,面对的都是患者的疾病,需要我们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帮他们解决。”谷士军说,自己学医的初心就是救人、助人,自己也在这一过程中历练得愈发成熟、稳健,也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感。“精神疾病患者的康复之路道阻且长,愿尽我所能,与他们一路同行。”谷士军说。

  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

  2023年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