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2021

-

08

聚焦丨百年筑梦,为心理疾病患者撒播阳光 —— 医疗一科主任王新刚


作者:

  今年医师节的主题是“百年华诞同筑梦,医者担当践初心”。

  第四个中国医师节恰逢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一百年来,一代代医务工作者赓续光荣传统,肩负初心使命前赴后继,精神卫生工作也经历着从无到有,从狭隘偏见到认知开放的翻天巨变。

  “现在,无论是病房环境、医疗设备、治疗水平,还是精神卫生从业人数,和之前相比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工作38年,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医疗一科主任王新刚说,自己算是医院发展由弱到强的见证者。

  住院环境翻新,从集体小澡堂到独立热水淋浴间

  1983年,王新刚自滨州医学院毕业进入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工作。

  “第一次到医院的时候,心里确实有些落差。”尽管过去了38年,王新刚依然记得那一瞬间的失望:一眼望去的低矮平房,仅有的四个封闭病房,每个病房60多张床,有时却能住进80多个患者。

  当时的病房只有两台小吊扇,天气炎热时,根本起不了消暑作用,医护人员和患者在房间里常常热得大汗淋漓。而且受条件所限,患者洗澡时,要由医护人员统一集中到医院自建的小澡堂,几十个患者挤在一个池子里,既杂乱又不安全。

王新刚在医疗查房中,与患者交谈

  王新刚一路领着记者介绍着现在的病房:目前全院有7个封闭式管理的精神科病房,2个临床心理科病房,1个老年康复科病房,编制床位500张。

  开放病区与综合科医院的病房无异,每间三张床位,简单的木纹装饰透出温馨。而封闭病房也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走廊两侧全透明的窗户纤尘不染,患者在房间内的情况一览无余。即使是三伏酷暑,病房内依旧温度宜人——空调24小时开放,冬暖夏凉。每个病区都有独立淋浴间,全天可热水淋浴。

  走廊尽头是病区的活动室和餐厅,白天患者可以在这里看电视,进行一些促进社会功能恢复的活动,吃饭时间会有工作人员送餐过来。每个病区配备一台大型餐具消毒机,一台微波炉。“我刚来医院的时候,患者吃的饭菜、喝的开水,都是医护人员用扁担从几百米远的食堂和开水间挑回来的。”王新刚不无感慨地说。

  医疗水平飞跃,烟台市最大三甲精神病专科医院

  “当时刚工作的时候,医院只能化验血,查心电图,简单的胸腹透视等,精神类药物品种单一,治疗方法也单一。”王新刚回忆三十多年前的治疗水平时说道。

  而如今,从新病房大楼投入使用,到各类高精尖医疗设备及人才的引入,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早已经发展成为一所集医疗、预防、科研、教学、司法和劳动能力鉴定为一体的烟台市规模最大的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

  “这是电除颤、这是氧气筒、这是心电监护仪……”王新刚一一介绍——每个病区都有独立的急救室,各种急救设备一应俱全,一旦患者出现突发状况,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会迅速展开救援。

  2016年3月,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正式被山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命名为“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2020年3月,医院“三级甲等精神病医院”资质复审顺利通过。高点定位、高标推进,如今,医院的内涵建设、医疗质量和服务水平都发生着质的飞跃。

  “现在,医院开展无抽搐电休克治疗、睡眠监测、睡眠治疗等,还有先进的螺旋CT、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彩超及心理测评软件等。最近,又开展了更先进的基因检测和精准医疗,从而保证了患者治疗的个性化,更有利于患者的康复。”王新刚告诉记者。

  今天的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不仅有先进的诊疗技术,更有完善的社会防治体系,从而保证了患者治疗、康复的一条龙服务,为更多家庭带去了希望和慰藉。

  社会包容度提升,从“病耻感”到“主动就医”

  说起近四十年的变化,让王新刚最为感慨的还是随着精神卫生知识的普及,社会不断进步的“包容性”。

  在精神科诊疗过程中,“病耻感”往往是患者最难迈过的槛。

  “不仅病人有,其实医生也有。”王新刚告诉记者,三十多年前,社会对于精神疾病的认知还处于偏见阶段,对于精神病院统称为“疯子院”,连带着在其中工作的医护人员都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那时候特别怕别人问你在哪工作,同学聚会也不愿去,自己就会有一种羞耻心理。”

 

王新刚在处理医嘱

  随着临床治疗经验的不断丰富,王新刚接触了越来越多的患者。曾经在凌晨两点半,一名男患者打电话给王新刚,哭着说:我现在在一座18楼的楼顶,我太遭罪了,想解脱自己。也曾有一名女性患者在门诊时掏出刀片,表示自己已经对人生感到绝望。每一次,王新刚都凭借专业、耐心和负责,将轻生的患者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门诊时,对于那些轻症不需入院治疗的患者,王新刚也会留下自己的电话或者微信,叮嘱对方:“要遵医嘱,有事打给我。”

  “无论外界给他们什么标签,在我眼里,他们都只是一个渴望被理解的孩子。”王新刚说,在临床诊疗过程中,经历得越多,就越能感受到精神科医生的责任重大,每一名患者的病情好转和康复,都会成为他最开心的事情。

  也正是无数个像“王新刚”一样奋战在一线的精神科医生,“精神卫生工作”才得以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理解和关注,人们逐渐摘掉了对精神疾病的有色眼镜。

  “当我们的社会对心理健康的理解程度越来越高时,患者的‘病耻感’就会不断减轻,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卸下心理包袱,及时主动接受治疗,把很多病症扼杀在初期。”王新刚充满信心地表示。

  2021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