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022

-

08

于有情处知众生 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董少鹏:我在精神科治愈了自己


作者:

  一提起精神病人,许多人都会觉得他们是异类,纷纷敬而远之。在固有印象里,一家精神疾病专科医院的病房里应该都是蓬头垢面的患者,眼神空洞,嘴里嘟囔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

  而事实并非如此。在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干净明亮的病房里,患者穿着整洁的病服,他们聚在一起像正常人一样下棋、运动、聊天,并随之表现出应有的欢喜、快乐和羞涩。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医疗九科副主任董少鹏说:“在精神科,我学会了怎样公平、善良、真诚的对待每一个生命。”

  用专业说话,挖掘患者的真实需求

  “因为我长得丑,学习不好,所以大家才会欺负我,这都是我的错。”

  董少鹏压住眼底的惊讶,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青春期的女孩,她沉默寡言,低着头,目光一直不敢与医生对视。女孩由于受到同学的排挤,对学校生活产生了严重排斥心理,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父母无奈为她办理了退学手续。

 

董少鹏在处理医嘱

  在精神科门诊,类似的青少年患者并不少见。《中国青年发展报告》显示,我国17岁以下儿童和青少年中,约3000万人受到了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来我们门诊就诊的孩子,往往都是因为不能上学了或出现自伤、自杀情况了,才引起了父母的重视,其实这时候,孩子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董少鹏提起坐诊的经历,忍不住扼腕叹息。

  面对眼前的女孩,董少鹏让她自信地抬起头,并用尊重和信任的目光看着她,谆谆善诱,跟她像朋友一样聊起生活中的琐事——为了更好的服务患者,董少鹏还专门考取了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对于精神科医生来说,沟通和倾听是非常重要的技能,我们很多同事都主动考取了心理咨询师。”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沟通,董少鹏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原来,童年时期的女孩遇到问题也会主动跟父母倾诉,但父母总是不耐烦地告诉她,“这都是你的问题,是你不对”“为什么不对别人这样,偏偏就对你这样,还是你做的不好”……久而久之,女孩习惯将所有的问题归结为自己的不足,变得自卑、消极、不愿与人沟通,即使面对同学不友善的举动,也会将其错误归结于“自己长得丑、学习不好”。

  “很多父母没有意识到与孩子共情的重要性,这种简单粗暴的家庭关系、没能得到妥善照顾的情绪问题,最终会影响到孩子重要的社会功能。”董少鹏解释,“问题的根源除了青春期因素外,其背后家庭功能的不充分或者缺失也是重要原因——许多青少年心理问题都是如此。”

  对于精神疾病患者来说,很多诱发因素都是隐性的,有些是患者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除了药物治疗,董少鹏更加注重与患者的沟通,挖掘潜藏他们心底的东西,关注他们的真实需求。

  用心关怀,是医生也是陪伴人生的朋友

  像上面所说的女孩一样,董少鹏跟不少患者有着“悄悄话”,甚至成为了他们终生的挚友。

  工作初期,董少鹏曾接诊过一名重点高校的大一新生,这个男孩曾经在小时候出现过高热惊厥,而后留下了情绪激动就会抽搐的病症,也就是俗称的“癫痫症”。

 

董少鹏组织科室疑难病例讨论

  在治疗过程中,董少鹏慢慢发现除了病理因素外,该患者的情绪不稳定也是造成抽搐反复发作的重要诱因,而情绪不稳定的深层次原因是社会认知的不充分,比如来自学习的压力,或者对于就业的迷茫,“其实许多精神疾病患者会比常人要聪明,正因为他们聪明,才能敏锐地感知到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烦恼和困惑,对他们来说,理解和引导非常重要。”董少鹏说。

  对于精神科医生而言,出院不是治疗的终结,医生会在患者出院后,通过电话回访随时关注患者的愈后和病情变化。这名癫痫患者出院后,仍然和董少鹏保持着联系,和他分享自己面对的困惑,学习如何应对自己的情绪,很多不愿为外人所知的心事,他都毫无保留的向董少鹏敞开。

  “哥,我毕业了,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哥,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哥,我当爸爸了。”

  ……

  从懵懂少年到初为人父,董少鹏分享着他每一个重要的人生时刻——虽然这么多年,他们再也没有见面。但董少鹏反而很欣慰:“从出院以后他就再也没复发,我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的日渐成熟和稳健,他已经有能力去疏解自己的情绪问题,正确面对人生的各种挑战。所以对我们精神科医生来说,不见,反而就是最好的消息。”

  用情感知,在治疗中与患者共同成长

  无论是对青少年的关注,还是对患者的共情与尊重,很多细节里都能看出董少鹏对自己职业的热爱。

  在大学时期,董少鹏学的是临床医学,并没有想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的夙愿。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一名陌生人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旁人告诉他,这人是“精神病”。董少鹏转而向老师求教,老师说:“他是在和自己的那个世界对话。”

 

董少鹏组织医疗查房

  这句话成为董少鹏最初对精神病人的认识,后来也成为指引他一生求索的灯塔:我想要走近这群特殊的人,去在他们的世界里进行对话。

  曾经有一名高一的女生到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就诊,此前,她的父母已经带她四处求医,得到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属于重性精神疾病,这个结论几乎压垮了整个家庭。

  董少鹏在接诊这名女孩后,没有急于下结论,而是反复进行观察和沟通。当一种疾病无法通过仪器进行精准判断时,医生的专业积累和职业素养就显得尤为重要。董少鹏最终诊断女孩为“分离转换性障碍”,属于神经症性疾病。

  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全家人重新燃起了希望。董少鹏一面为女孩制定了系统的治疗方案,一面与其父母建立起联系,指导他们如何与孩子沟通,如何在生活中支持和帮助她的康复。经过治疗,女孩不仅恢复了学习能力,而且顺利考上大学,走上了人生新的里程。

  “一个人的精神问题可小可大,小到个人,大到家庭、社会,而精神科医生的责任,就是通过治疗个人的疾病,使家庭、社会更加和谐。”董少鹏说,正是这样的经历,让他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多敬畏之心。

  每个精神科病房,都浓缩了太多人世间的悲欢,每每越能理解自己的患者,便越容易因为他们的遭遇而无奈甚至愤懑。所以,董少鹏常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在和患者们共同成长,我治愈他们,同样他们也在治愈我。“在精神科,我遇见了更真实的自己,我因此知道怎样去公平、善良、真诚的对待每一个生命。”

  “于无常处知有情,于有情处知众生。”这大概就是董少鹏与无数精神科医生的真实写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