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022

-

08

于无声处听惊雷 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高中德:山重水复总有柳暗花明


作者:

  2017年10月,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成立物质依赖科,主要收治酒精依赖、药物依赖等物质依赖患者,在医院的安排下,高中德接手刚成立的物质依赖科。他与他的团队一起,经历了该科室从无到有的发展与壮大。

  “研究起来很有兴趣,但也很沉重。”作为一个新科室的领航者,高中德对这片领域的探索有着无尽的热忱。但因为酒瘾治疗的特殊性,许多患者在出院后又走上了“老路”,这也常常使他心生挫败。

  “我们的工作其实很普通,只不过是日复一日的坚持。”高中德说,对于精神科医生来说,他们治愈的是患者个体,但背后影响到的却可能是一个家庭,一个群体,乃至整个社会的幸福与安定。

  物质依赖科帮助患者戒除酒瘾

  赵先生有着近20年的酒龄,起初只是每顿饭“小酌”几杯,而后发展到酒不离身。经过家人反复劝说,赵先生才有所“控制”,改为随身带一瓶矿泉水,随时喝上一口“止渴”。直到有一次外出游玩,口渴的妻子拿过矿泉水瓶大口饮下,才发现里面灌的竟然是白酒;

  王大叔是出了名的“好酒量”,每天二斤白酒打底,而家人完全不敢劝阻,稍有不顺,王大叔就会拳脚相加,最终,妻子忍受不了躲到了儿女家中。无奈之下,王大叔的姐姐强制将他送到医院戒酒,就诊时他已经骨瘦如柴;

  ……

  像这样的病例,高中德能列举出许多,在物质依赖科的五年,他感受到了太多酒精对患者、家庭,甚至社会带来的深切影响。

 

高中德为患者做检查

  古有诗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现有顺口溜“周五不喝酒,人生路白走”……在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不少人将酒视为“杯中宝”,认为“一醉解千愁”,没什么烦恼是酒解决不了的。而对于精神科医生来说,酒的危害不亚于毒品。

  “作为精神活性物质,酒与我们日常所说的毒品相比,貌似温和,但长期饮酒容易造成酒精滥用和酒精依赖。判断方式就是,对酒有强烈的渴求感,每天饮酒次数增多,饮酒速度快,以酒代药,有藏酒行为等。”高中德介绍,酒瘾患者一旦停饮或饮酒量减少,可出现震颤、恶心、呕吐、紧张、出汗、心悸、口齿不清、血压高等症状,严重者还会出现意识不清和凭空视物。“如果患者有上述表现时,为其提供一定量的酒饮下,症状很快减轻或消失的话,那就是典型的酒依赖了。”

  酒精依赖不仅对躯体健康有影响,患者甚至会出现幻觉、妄想、自杀倾向和暴力攻击等精神问题,严重者还会出现震颤谵妄,甚至危及生命。

  有部分患者在意识到酒瘾的危害后,尝试靠毅力戒酒,反而陷入了另一个误区:酒依赖是一种慢性成瘾性脑疾病,具有易复发的特点。众所周之,戒烟的戒断症状要比戒酒轻得多,但即便如此,单靠毅力戒烟成功者也只有3%-5%。对于单靠毅力戒酒的效果如何就不言而喻了。

  高中德介绍,物质依赖科借鉴国外治疗模式和国内既往的治疗经验,在临床初步验证后提出了药物脱瘾与心理康复治疗相结合的“综合戒酒疗法”,使戒酒患者既能安全渡过急性戒断期,又能在脱瘾后得到系统的心理康复治疗,降低复饮率。

  在学习与进步中打造特色科室

  高中德在2005年进入烟台市心理康复医院,正式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他在每个病区都待过一段时间。2017年,随着物质依赖科的成立,他开始主持该科室的工作。

  高中德表示,“医学本身就是个终生学习的过程,选择了医生的职业,就等同于选择了终身学习的人生。”为做好科室工作,在新的领域有更深入的研究,高中德曾到北京回龙观医院进修了四个月,为物质依赖学科的掌握和临床应用打下了基础。平日里,他还经常利用工作间隙参加各种网络课程培训。每一个好医生的“崛起”模式大抵都是如此,高中德说,只有不断探索和学习医学领域新的知识、理论、技术和方法,及时更新自己的知识体系和职业能力,并将其有效运用到临床上,才能真正为患者服好务。

 

高中德与患者一起进行工娱疗活动

  除了专业上的发展,科室成立之初,管理和服务工作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与医院其它病区“无欲无求”的患者相比,酒依赖的患者比较“挑刺”,尤其在酒瘾得不到满足时更喜欢找医护人员的茬。比如有的患者在发作时,不配合治疗会拔掉针头,甚至对医护人员拳脚相向,这时,医护人员会对患者进行一定程度的安全防护。而等到发作期过后,患者不会记得自己发作时的“歇斯底里”,却能清楚回忆起曾被医护人员绑住手脚,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导致医患关系一度紧张。

  “这种情况下,就对我们医护人员的言行举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尤其要注意服务态度。”高中德带领科室团队共同制定出一套适合本科室的服务标准,对工作上的每个细节进行反复斟酌,争取得到每一位患者和家属的理解与支持。

  此外,科室还会定期组织患者进行团体治疗,帮助患者在自身故事的分享中,在与病友的交流感悟中,真正明白酒依赖的危害,使患者能下定决心戒除酒瘾,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康复。

  道阻且长但从不止步

  “在精神科工作,越理解患者,便越容易感同身受。”

  高中德表示,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如今不少酒依赖的轻症患者能主动就医了,但更多人无法深切感受到酒精带来的危害。

 

高中德组织科室医疗查房

  最常听到的说法就是“我喝酒是我自己的事,不影响别人”“适量饮酒有助健康,红酒对身体好,啤酒不上瘾”……诸如此类的说法,常常让高中德感到无奈,他说:“酒瘾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让人变得自私自利,不顾亲情、道德,不惜一切的要找酒喝,给身边的家人带去不可估量的伤害,甚至酒后驾车、偷盗抢劫,成为社会中不稳定的因素。”

  “而且,不存在酒精有益于健康的说法,实际上大量饮用啤酒、红酒、黄酒同样后果严重。每十瓶啤酒的酒精含量,约等于一斤的52度白酒。所以无论什么酒,只要进入体内的酒精含量足够多,饮用年限足够长,都可能引起酒瘾、酒中毒。”高中德表示。

  曾有一名外地患者到门诊求医,他正值壮年,由于工作关系,常常在外应酬,久而久之染上了酒瘾,决心到医院进行戒断治疗。住院后,患者向家里“诉苦”,说在医院吃不好、睡不好。实际上,食欲不振、难以安睡是戒断过程中的正常反应。但家属偏信患者的一面之词,在住院一周后就为其办理了出院手续。

  一个月后,高中德打电话回访,患者家属无尽悲痛地说:“不需要复查了,人已经走了。”原来,患者在酒瘾没戒除的情况下就选择出院,回家后很快恢复了饮酒习惯,在一次醉酒后发生呕吐,引起窒息而亡。

  戒酒成功的关键是要终生不饮,而由于社会上随处可以购得的酒品,饭桌上亲朋好友的相劝,或者是心里的“不服气”:我就不信控制不住,我就尝一口……种种因素之下,很多酒瘾患者在住院期间取得了良好的治疗效果,却在出院后重新拿起酒杯,再次重蹈覆辙。

  “每次在回访时了解到这种情况,都会有一种很沉重的挫败感。”高中德常常因此陷入自责:是不是治疗时有些环节做的不够到位?是不是和家属的沟通、叮嘱不够仔细?如果自己能更频繁的回访是不是可以挽回?

  “医生,不也是一种坚持么。”在每一次失落之后,高中德都会以更积极的心态投入工作,他说这是一种使命,来路或许道阻且长,但自己愿为其终身奋斗。

  他们于无声处前行,好似在困顿与山重水复间徘徊,或许平凡的岗位上鲜有惊雷,但他们在日复一日的坚持,内心的使命与责任燃起光亮,指向前方的路。